天使的翅膀

蔚蓝大海的一端
少年在沙摊上玩耍
他捡起了一个海星
把它贴紧耳朵
少年听了一会儿后点了点头
他又把海星贴近嘴巴
轻声说
我知道你在家在哪里
我送你回去吧

少年用力把它抛向海洋
海星欢快地变成了一道抛物线
投进了海洋的怀抱

少年躺在了沙摊上
任凭海水冲刷他的脚丫子
海水在说话
少年在聆听
可是他听见了哭泣声

少年坐了起来仔细听
这不是海洋的哭声
海洋是不会哭的
这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似乎从不远的地方传过来的

少年站了起来
四处张望
他拍了拍身上的沙子
开始顺着声音跑了过去

少年跑到了蔚蓝大海的一端
终于看见了谁在哭泣
这是一个小女孩
齐耳的黑色短发
黑色却明亮的裙子
嘹亮而动人地哭泣

少年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
海水冲刷着两个人的脚丫子
鸟儿在不远的地方嬉戏

小女孩不再哭泣了
她侧过头看着少年瘦弱的肩膀
少年侧过头盯着小女孩的明眸

少年问
你怎么哭了啊
你找不到妈妈了吗

过了好久后
小女孩说话了
我的翅膀不见了
我找不到了
没有人相信我有翅膀
没有人帮我找到翅膀

少年说
我信
我看见了你背后的两道伤口
我知道那是你的翅膀留下来的

小女孩用手抹了抹眼泪说
我的翅膀还不够硬
我看见这一片海洋就飞过来了
翅膀在空中掉了下来
不知道被风吹到哪里去了
我再也不找到翅膀了

少年轻轻抱住小女孩的肩膀说
我帮你找
你在这里等我好吗

小女孩摇摇头说
你不懂
要是大人们不相信我有翅膀
我就永远找不回它了
大人们不会相信你的话

少年站了起来
指着远处的一个房子说
看见那个烟囱上冒烟的房子没有
那是我和我妈妈的家
你要是饿了困了就去那儿敲门
我妈妈会给你做好吃的
你要告诉她我晚一点才能回来
我要去给你找翅膀
再见

少年拍了拍身上的沙子
咧嘴一笑
然后朝着朝霞的方向奔跑
他的影子也在拼命地跟着跑

少年看见了插秧回来的阿姨
阿姨 你有没有见过一对天使的翅膀
阿姨微笑着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天使
少年说他刚才就看见了一个
阿姨说有翅膀的天使不会来人间的
少年说他刚才就看见了一个来到人间的天使
阿姨弯下腰摸着少年的头说
孩子 天黑了快回去吧
少年说他还要去找天使的翅膀还不能回去
阿姨摇摇头没有说话了
少年说了声谢谢就继续往前跑

他看见了扛着稻谷的叔叔
叔叔 你有没有见过一对天使的翅膀
叔叔哈哈一笑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天使
少年说他刚才就看见了一个
叔叔问天使只能在故事书上生活的
少年说他刚才就看见了一个来到人间的天使
叔叔放下稻谷拦住了少年说
孩子 天黑了快回去吧
少年说他还要去找天使的翅膀还不能回去
叔叔一把抱住少年并把他提了起来
少年一急就咬了一口叔叔
叔叔一松手后少年就跑了

少年继续跑啊跑啊
他跑得太快了
鞋子掉了一个又一个
他赤着脚跑在泥泞的路上
又跑在充满荆棘的山坡上
他找遍了这片田野又找遍那个山头
脚丫上到处是红肿的小点

他又问了很多收工回家的路人
问他们有没有看见过天使的翅膀
问他们相不相信天使的存在
每一个人都说没有看见过翅膀
每一个人都说天使只存在故事书里
每一个人都说要少年早点回家去

少年再也跑不动了
他一把坐在田边
双手抱住膝盖
看着天上挂着的月亮
少年哭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月亮从山顶跑到了天空上
一个赶牛回家的老爷爷看见了少年
老爷爷停下来说
孩子 你怎么还不回家啊
少年说他在休息
老爷爷又问少年的家在哪里
少年说家在海摊旁边
老爷爷说带他回去
少年摇摇说他还要找天使的翅膀
老爷爷说不知道少年在说什么
少年说大人们都不知道呢
老爷爷叹了口气走到田边
他在少年旁边坐了下来
他摸摸少年的头问发生什么事了
少年把他在黄昏和黑夜里寻找翅膀的事告诉了老爷爷
然后少年又问
爷爷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使吗
老爷爷用手抹干净少年眼角的泪水
少年又问了一次
爷爷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使吗
老爷爷想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说
孩子啊 我没有见过天使 但我觉得你就是她的翅膀
少年抬头想了一会儿
突然就笑了起来
他突然对老爷爷说
爷爷 带我回家吧 我家在海滩那边
老爷爷把少年抱起来放在牛背上
开始踩着月光回家去

祝你生日快乐

我数了很多个白天和黑夜
在日历本上画了一个又一个圈圈
终于等到了你的生日
这天晚上我睁着眼睛等天亮
不是睡不着
而是蚊子太多了
现在天还没亮
伸手刚好见得到五指
我决定坐上最早的一班车去你那儿
我今天要给你庆祝生日
我要你带我去海边
我要听海浪声
我要说八卦给大海听
我还要在海边发呆
我还要告诉你怎么许愿

车来了
这是长途车
破破烂烂的样子
我在车上坐了三个钟
又站了三个钟
再呕吐了三个钟
终于到了你的城市里

我脸色发青地下了车
双腿发软
看着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
心想我要打你电话还是叫救护车好

我决定打你电话了
你在电话里欣喜地说只要再坐5个小时牛车就到了
我问你在说什么
你说是牛车啊没坐过吗
我说听都没听过
你说走到车站后面可以租牛车
我听完就想哭
不过既然是你生日我就不在乎了

我租到牛车了
车长是一个阿姨
她回头朝着我笑
露出两个突起的牙齿
我觉得她想吃了我
她问我要到哪里去
我说我要给一个朋友庆生
她问是不是我女朋友
我红着脸说我们只是朋友
她说我真有心来这么远的地方给朋友过生日
我心里说其实我现在真特么后悔

我又颠簸了五小时
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你在电话里说叫我等一等
我说好
我下了牛车后站都站不稳
只好坐在了草地上
草地上有蚂蚁在爬来爬去
我没见过这么大个的蚂蚁
我被咬了好几个包
我后悔得要死想要回家了

我又打了电话给你问你怎么还没到
你说你还在喝奶
我问是蒙牛还是伊利
你说就是牛奶啊天天都要喝的那一种
我还没听明白你就挂断了

又过了半小时我问你怎么还没到
你说你还在换开裆裤
我问你们这里流行穿开裆裤的吗
你说不是
我问那你为什么要穿这个
你说小屁孩都要穿这个啊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你是个小屁孩
在这一瞬间
我感到天在转动
我还感到地也在转动
我眼前好黑好黑
好像地震来了一样

我挣扎着站了起来
四处张望
可是那个阿姨已经走了
我坐不了她的牛车了
我哭也没用了

我像死了一样躺在草地上
那些蚂蚁奔走相告
它们簇拥着我
似乎要把我抬进蚁窝

我闭上了眼睛
心想我会不会死在这里了
这时候你出现了

你穿着开裆裤跑奔跑过来了
在晚霞的衬托下太美了
开档裤是粉红色的
你头上的蝴蝶结也是粉红色的
你手中的奶瓶也是粉红色的
就连你的脸蛋都是粉粉的

你来到我身边
看着脸色发青的我
凑过嘴来
我以为你要给我人工呼吸
我闭上眼睛心想死就死吧
但你只是把奶瓶塞进我嘴里
你问大哥你没事吧
我白了你一眼说你觉得我有没有事
你真诚地说觉得我没事
我说我想请你帮个忙
你说任何忙都行
我说你能不能用你的牛奶给我身体周围一米处画一个圈
就像孙悟空给唐僧画圈圈一样
你说你懂
你在我身体周围洒了一圈牛奶
那些蚂蚁闻到了牛奶就冲上过去
我终于摆脱它们了
虽然我身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红色的包

你说我们现在去海边吧
我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终于站了起来
我的左脚已经没有知觉了
一跛一跛地走着
你说哥哥你好高大啊
我说因为你是小屁孩啊
你说你现在走累了要我背你
我大喊一声苍天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等我喊完之后就爬上我的后背
我背着你继续 一跛一跛地走着

就像一个乌龟而且是断了一条腿的乌龟

我们跛了好久
终于跛到了海边
我说你可以下来了
你没有回答
我听见了你打呼噜的声音
原来你已经睡着了

我把你轻轻放下来
又用奶给你画了一个圈圈
你睡着的样子很好看
除了那不断流下来的口水以外

我看着大海
心里波涛汹涌
我日思梦想的大海啊
我终于见到你了
可是就在这一时刻
我想跳进你的怀抱
再也不回来了

月亮出来之后
你醒来了
你说哥哥我们去抓鱼吧
我说这么黑抓你妹啊
你说你没有妹妹
我说那抓鬼啊
你说你怕鬼
我摸摸你的头说哥哥可以捉鬼
你说有我这个哥哥真好
然后抱住了我的脖子
又说哥哥快说祝我生日快乐啊

我用双手支撑着地面
闻着你的短发的味道
那是那牛奶的香味

我说生日快乐啊小妹
你说你很开心我来看你
我说因为来看你是我们的约定
你说月亮出来了是不是可以许愿了
我说你朝着大海偷偷地许愿就可以了
你朝着大海大声地说希望哥哥每年都跟她过生日
我说这个实现不了的因为你大声讲出来了
你又闭上眼睛嘴巴在动
我问你刚刚许愿了什么
你说你许愿了要哥哥身边被蚊子咬的包快点消除
我说你说出来了我身边的包就永远好不了了
你问那怎么办
我说我帮你许愿吧因为你不懂怎么做
你说好啊
我心里为你许了一个愿
希望下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已经老了
这样我们才能像成年人一样说话啊

(给一个小朋友写贺卡。这是世界上最长的贺卡?)